设置

关灯

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寻衅(一更求保底月票)

    说冲撞华夏神灵的人,其实就是张洞远找的托儿,不过张执掌做这种暗示太拿手了,那个托儿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是个托儿。

    很多人对这话嗤之以鼻,这里是欧罗巴,距离华夏远着呢,还有人说华夏不是无神论吗?

    但是又过了一天,中风还是没怎么好转,医生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了——面部神经麻痹,初期的恢复应该还是比较快的,中后期比较缓慢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负责针灸的中医也挺好奇,说前两次的见效应该挺快,怎么就没啥反应呢?

    这时候患者就问了:那个啥,我可能冲撞了你们道观里的神灵……有这说法吗?

    中医跟道门是分不开的,不管是《素问》、《灵枢经》,还是写《肘后备急方》和《抱朴子》的葛洪,都说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家中医其实是高卢人,但是一听说是这种情况,就说这个还真的难讲,你还是去道观问一问吧,虽然我只会针灸拔罐,不会开中医药方,但是中医不止是医学,还是哲学和玄学。

    在事发的第四天,才有第一个人去了道观,想知道自己口角歪斜,是不是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高卢人是很骄傲的,但是嘴歪眼斜也就罢了,口水还流个不停,这感觉实在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张洞远早就安排了,于是有小道士表示,你这就是冒犯神灵了,连续烧香三天,一个月之内能好八成,如果连续一直烧香,也许十五天之内能痊愈。

    这位一听,二话不说就表示,我要烧香。

    道观还没有完全整理好,这种赎罪香,一根就是十九点九八欧元。

    这位烧了一次香,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症状明显减轻,他二话不说又去烧香了。

    其实对高卢小镇上打零工的人来说,二十欧元真的不算少了,他们一天都未必能挣得到五十欧元,就算在巴黎,月薪能超过两千五的,那都是平均线以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价格真的不低,但关键是有效!

    第二天他又好了一点,然后他就告诉了相熟的朋友,第三天他再烧一天香,然后不去了。

    高卢人做事就是这样,他们觉得恢复八成就不错了,剩下两成完全可以慢慢地自然恢复。

    也有个别人比较在意形象,连着烧了五天的香,恢复的效果就是大大提高,基本上二十天就能痊愈,但是这么选择的人很少——高卢人也不习惯攒钱,持续拿出这么多欧元来很难。

    反正道观这边慢慢有了香火,有些坚决不肯来的人,看到别人都好得差不多了,自己还止不住口水,也只能违背初衷地前来烧香。

    然而这事儿不服气还不行,不烧香没效果,一烧香就有效果,你说你烧不烧?

    烧香到第十二天头上,冯君找到了张洞远,说明天就是最后一天,烧香也没效果了——我在你这儿耽误了挺多时间的了,不可能继续再陪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明天,教廷会来人,冯君给了张洞远一个直径二十厘米的圆盘,上面是一个太极鱼,说你就挂在大殿旁边,诛邪不侵,如果有大敌到来,你可以默念“洛华”二字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个出尘期的符宝,能够激发三次,但是只锁定了张洞远的神念,别人不能驱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果不其然,教廷来人了,想知道道观使用的是什么邪术,竟然把人的嘴弄歪了。

    张洞远直接拒绝见面,而教廷的人也有准备,他们这次来了两个执罚者和一个光明骑士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执罚者是蜕凡期,两个执罚者在一起,叛教者基恩也得躲着走,而光明骑士就更不得了,是从十二圆桌骑士里面选出来的。

    十二圆桌骑士基本上是蜕凡高阶,说厉害也很厉害了,但光明骑士基本上就是炼气期了。

    光明骑士在教廷里,算是护道骑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